彭博社:马斯克健康状况堪忧,董事会或采取行动

发布日期:2019-06-13

北京时间8月22日午间消息,今夏连续5天,特斯拉在没有埃隆·马斯克睡在工厂地板的情况下挺了过来。马斯克飞往西班牙参加了自己兄弟的婚礼,又带着孩子去了贝尔法斯特游玩。

但是在最近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参加婚礼的过程被描述为匆匆赶到又匆匆离去。马斯克叹息自己都没有足够时间来纪念这美好的时刻。据报道,马斯克在婚礼前两小时才抵达现场,婚礼结束后便立即赶回了特斯拉工厂。

这些描述倒是非常符合马斯克对自己在特斯拉角色的描述。他是特斯拉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最大股东,以及——根据他自己所言——对保持公司运营也至关重要。现在问题是,他是否可以像之前的史蒂夫·乔布斯那样,通过学习来改变,如果不能,特斯拉的董事会又是否愿意采取任何行动。

“这个问题很微妙。”波士顿大学Questrom商学院教授弗雷德·福尔克斯(Fred Foulkes)说,并指出了特斯拉在马斯克带领下迄今为止取得了不少成功。他说,“他身价数十亿,也是公司创始人,这么些年来你都会听从他的建议。在这了不起的发展背后,着实有着大量的成功。对董事会来说,确实很具有挑战。”

Model 3里程碑

马斯克每日每夜亲自在特斯拉工厂监督生产,不惜违背心理健康倡导者和首席执行官导师的传统智慧。但是他在西班牙的短暂逗留证明,即便没有他,公司也能运转。这次旅行恰逢第二季度末,当时特斯拉也成功实现了一直以来努力追逐的每周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

管理行为和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指出,当马斯克凡事亲力亲为而不是信赖自己的团队时,他自己是成了英雄但也陷公司和他自己的健康于巨大风险中。他坚持反对这种说法——特别是最近他竭力反驳奥利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的公开信——并且哪怕马斯克表现出格,董事会也鲜有质疑他的观点。

多年来,马斯克在采访中和在Twitter上都表现出心理健康的不稳定,有时候甚至满嘴跑火车。有一次,他回复Twitter上的粉丝说自己有“躁狂抑郁性精神病,但没到需要吃药治疗的程度”。他还谈及酗酒、服用安眠药,然后在Twitter上“畅所欲言”——也许只是个笑话,但相比于正常的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他的其他评论往往也很出格。

医疗专家和管理专家出于道德原因拒绝推测马斯克的精神状态。特斯拉及其董事会代表拒绝对本报道置评。

难以控制

马斯克在特斯拉持有近20%的股份,这让他在很大程度上不受任何人控制。杜克大学Fuqua商学院助理教授维克多·贝内特(Victor Bennett)认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通常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但是公司未来在于责任的分散,而不是重压在一个人肩上。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的精神病学临床教授迈克尔·弗里曼(Michael Freeman)说,投资者向来会要求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更努力高效的工作。他尽管研究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们的心理健康,但指出自己并未对马斯克的健康进行推测。

弗里曼说,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为了成功而长期承受的压力,其结果可能会是灾难性的。再加上睡眠不足,很容易加剧抑郁、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双相情感障碍等疾病,有时候这些问题会潜伏。而且,滥用酒精和药物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

性格分析

“几乎所有创业家都具有非常独特的人格特质,与非创业家人群有很大不同,”弗里曼说,“这类独特人格特质也带来高水平的精神健康问题。”

马斯克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提及他偶尔需要借助安眠药入睡,这令人们对他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报纸还引用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董事会也在担心他服用安眠药可能会导致在Twitter上行为异常。7月份,他指责英国潜水员为恋童癖者。8月7日,他又在Twitter上称准备以每股420美元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马斯克告诉《纽约时报》,他在发布“资金已经到位”这条消息之前,内容没有经过任何人审查。

滑坡理论

马斯克自己讲述了他一周工作120小时,也就是说加上睡眠时间,每天一共仅有7小时的休息时间。

“安眠药总体来说是一种较为安全的药物,”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睡眠医学学院的临床教授拉法尔·佩拉尤说,“但也存在问题。等待药物生效之前,你可能会处于高度紧张兴奋中。”这会导致服药者冲动行为或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安眠药制造商赛诺菲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公司可以为药物的安全性做担保,并且FAD批准的标签上明确写着“除非你能够保证整夜睡眠(7-8小时)否则不要服用此药”。

董事会角色

董事会在介入公司首席执行官心理和身体健康方面应该扮演的角色仍是一个灰色地带。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没有具体要求健康披露,因此健康问题是否算得上对“投资者”十分重要的信息全在于董事会的决定。

工作比较

那些渴望特斯拉草率决定马斯克在公司去留的人应该好好回想一下苹果的乔布斯——1985年他被公司开除的那件事。高管招聘公司Boyden的管理合伙人尼尔·西姆斯(Neil Sims)说。

马斯克“多次跟我谈及史蒂夫,特别是在苹果早期的那些年,”西姆斯说,“也许媒体早已忘记苹果领导层当年决策的失误,也忘记了乔布斯离开后苹果发生了什么。让我们停下脚步好好从过往中吸取教训也许大有裨益。马斯克和我们一样,都不是完美的人,但他身上有天才的光芒,值得我们多加关注。”

但危机咨询公司Temin & Co的总裁达维亚·特敏(Davia Temin)认为,即使是乔布斯,他也可能从离开苹果后在“旷野中度过的十几年”中成长很多。

她说,陷入困境的首席执行官也应该虚心接受别人的指导。

“也许势不可挡的史蒂夫·乔布斯也需要停下来修整一段时间,然后才能实现更伟大的突破。”特敏说,“几乎每个天才创始人的人生中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转折点,需要中期的修正。我们中大多数人都知道在困难中更应接受帮助,而有些人却意识不到这一点。”